一个医生眼中的护理姐妹们

发布时间:2017-05-12 22:53:57

   
如果问跟我们这辈子待在一起最久的人是谁,我想既不是伴侣,也不是子女,更不是父母,而是与我们朝夕相处的同事们。在“5.12护士节”到来之际,谨以此文送给那些与我天天在一起的护理姐妹们,看看我眼中你们自己的模样。
 
每天清晨,从你们穿上白大褂,对着镜子戴上燕尾帽的那一刻起,便开始了严谨、耐心而又繁琐的工作。我很喜欢看文妹妹的眼神,她的眼神总是带着一种刚毅和无惧,就像工作中的她一样,永远不怕脏累苦。
 
   
谢妈妈就快退休了,可是作为总务老师的她,总是把科室的物资盘点得清清楚楚,毫无差错;将病人的住院费用算得明明白白,不让病人多花一分冤枉钱。

 

袁老师闲暇时,总喜欢照顾科室里的绿色植物,她说,绿色,是生命的象征,科室里总会有些生生死死让人悲伤的事情发生,但看到这些绿色的植物,就会看到希望,就会让我们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 

大家都知道,现在的医务工作者不好当,尤其是儿科系统的医务工作者更不好当,工作中所受的委屈、谩骂、不理解,比其他同行们要多得多。可是申姐姐说,纵使有一万次想辞职的心,每当看到孩子们脸上的笑容,看到孩子们健健康康地出院,又会燃起一万零一次对工作的热情。
 

儿外科的夜晚总是不太平的,因为专业的特殊性,很多人都觉得这个科是个高风险低收入的科室,因此并不是很多医院都能拥有独立的儿外科。我们肩负着云贵川三省交界处的大部分儿童外科病人,工作人员少、急诊多、超负荷工作,早已是我们的常态。“女汉子”,可能是此时最好的诠释。
 

护士长,我们总是亲切地称呼她为“杨妈妈”,她就像一个大家庭里的妈妈一样,给予了我们每个人无微不至的关怀。她总说,医护不分家,你们医生上前线,我们一定为你们创造最好的条件。值守儿外,我们大家一直都在!
 

其实,退去白大褂的她们,个个也是“上得厅堂下得厨房”的能人。她们的青春,除了奉献给科室以外,也在生活中荡漾。她们也如同一般女子一样,爱生活,爱漂亮,偶尔撒撒娇,摆个pose照个美照。
 





我想,护士节,不是为了庆祝,更多是为了纪念,纪念你们辛勤付出的每一天,纪念你们任劳任怨的每一刻。但我,还是衷心地对你们说一句——你们辛苦了,节日快乐!